「流量网赚」2019,互联网无战事

2019-12-31 09:05:15 62 网赚论坛 互联网,创业,电商,共享单车,

2017年3月某个深夜,一群ofo运营人员直接把车铺到摩拜的办公室楼下。不料这种带有挑衅意味的行为被摩拜CEO王晓峰撞见——他刚好结束一天的工作,走出办公室,看见满地的ofo,扭头便打电话。“一会儿就有人过来铺摩拜的车。”其中一位运营人员回忆。

这种场面似曾相识。2016年9月,摩拜第一次来北京开发布会当天,就把车铺到了ofo大本营——北京大学。在北大某一宿舍楼旁边,突然多了一列摩拜,与ofo并排而立。

这不过是商业战争中极为普通的一幕,普通到在过去几年每天都发生。但对比2019年,这一切又变得不同寻常起来。

如果有心,你会发现——2019年,是创投圈稍显沉寂的一年。诸如滴滴快的、摩拜ofo般大的战役已经消失,2018年吹起来的少数几个风口也在2019年呈现了收缩局势。

一路高歌猛进的资本突然踩下刹车,要求创业者们收窄战线、关注变现。而在遍地是机会的时代,身处浪潮之中的投资人和创业者似乎都默认企业规模足够大才是游戏制胜的法则。

所有人都变得很难,市场上已无高昂的论调。即使是被喻为风口项目捕手的朱啸虎在媒体面前也开始多次强调“保守”。在此前,他更愿意公开谈论的是速度和规模。

这些变化并非毫无原由。周期性的资本寒冬是一方面,更根本的原因是,放眼望去,中国消费互联网所有红利都已耗尽——流量红利见顶,商业模式的创新走到尾声,每一条赛道上都有巨头的身影。没有旗鼓相当的对手,就不再有正面交锋的大型冲突。有创业者感叹,原来你会有一个Bigdream,去做一家伟大的公司,现在只想卖给BAT。

世界变了,规则也随之改变。比起唯快不破的消费互联网时代,如今,产业互联网的逻辑有所不同:每个产业都相当复杂,都是独立战场,广告烧钱无法起量。

地盘没了、选手没了、弹药没了,连规则也没了。旧的江湖已不可恋战,新的战场还在酝酿。这是平淡无奇的2019年。

创业风口渐息

2019年第一场战争结束于社区团购。2019年1月,松鼠邻家CEO高振刚发现数据“哗地一下”从2000万跌到600万,即便春节后曾小幅上升到1000万,那之后也再涨不动了。他预感到刚谈好的融资要告吹——事实也如此,当他把数据同步给之前有意向的投资机构时,对方立刻作出“赛道天花板已现”的结论,便毁约了。

“有什么可意外的呢?如果数据不增长并且还处在亏损阶段,投资人有什么理由要把钱给你?”

形势所逼。两个月后,高振刚在砍断供应链断臂求生和孤注一掷求增长之间选择了前者。连续创业的经验告诉他烧钱不理智。将百余人团队收缩到六、七人后,他在最后大溃败局面出现之前成功抽身。

而在社区团购诞生伊始,大部分投资人都认为这是新模式和新机会,资本扎堆涌入。根据QuestMobile数据,社区团购2018年融资额为40亿,涌现出大大小小共200家平台。高振刚称,2019年春节过后,资本开始集中撤离,只剩少数会押注头部企业。前后不过一年时间,社区团购的风口潦草收场。

此后,生鲜电商、小程序,乃至电子烟,这些在2018年刮起来的小风口都逐渐趋于平静。

高振刚是幸运的,主动选择休战让他“既没有欠货款,也没有欠薪”。但大多数公司没有意识到烧钱的危险,只能走向破产结局。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12月6日,共关闭公司327家。与此同时,各种暴雷、维权的新闻见诸于报端。

不止一位投资人对投中网说,站在行业的上游,尽管能从更细枝末节中感受到形势严峻,比如同行们对自己投的项目犹疑不决,迟迟不下手时,但看到那么多新闻还是被“shock”了一下。

资本正变得没有耐心。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告诉投中网,很遗憾,很现实,“今年我和创业者说得最多的就是保护好现金流,把你能融到的每一笔钱都当成是最后一笔钱”。

为了融到钱,高振刚曾在一个月的时间里见了上百位投资人,与他合作的两家FA平均每天对接6-7家投资机构,“最后一家也没投”。

但创业者未能很快适应游戏规则的变化。生鲜电商公司呆萝卜在2019年10月底才在投资人压力下,通知研发部放弃规模转头去追求盈利。但在呆萝卜中层刘峰看来为时已晚。

一个月后,“即使在合肥已经做到收支平衡,但现金流彻底断裂,公司经营也便无以为继。”刘峰说。呆萝卜一度是生鲜电商的头部公司,曾于2019年6月获高瓴资本领投的6.34亿元A轮融资,拿到融资后疯狂扩张,9月线下门店数量超过1000家。

版权保护: 本文由 网赚论坛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hlixx.com/wangzhuanluntan/7797.html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